第190章 回忆13:夫人小产
书名:穿越之御前宠妃 作者:弋尘读史 本章字数:229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7 16:00:32

不知不觉睡着,醒来后,发现恬儿仍坐在床边,真够倔地,朱元璋叹了口气,伸手拉了她一下,恬儿顺势躺倒他身边。

拿起被子给她盖上,朱元璋转过身,背对着恬儿,继续睡。

接连几天都是这样,他还真成了坐怀不乱地柳下惠。

咱纳妾的消息肯定传到濠州了,朱元璋叹口气,他只是想给恬儿一个名分,让她能安心地住在这儿。关于圆房的事,关系到秀英,他不能不考虑她的感受,而且,他不想在别人的裹挟下做出决定。他喜欢漂亮姑娘,却也经得住诱惑,绝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。

吃过午饭,朱元璋去前厅找李善长,想听他讲讲刘邦的故事,可是徐达突然跑过来说:“哥,嫂子来了”。

朱元璋赶紧往外走,只见木晴跑过来,哭着说:“姑爷,快去看看吧,小姐流血了”。

什么?朱元璋的脑子轰的一下,怎么回事?赶紧跑去看。

秀英已经被扶到床上躺下,脸色苍白,只有十岁的木月守在床边。

“妹子,怎么回事?”朱元璋扑到床前。

“重八,孩子......”秀英说着哭了起来。

看着秀英裤腿上的血迹,朱元璋的心咯噔一下,孩子,秀英怀了咱的孩子,他站起身,冲着外面大喊,“郎中,郎中呢?怎么还没来”。

话音刚落,一位大夫背着医药箱气喘吁吁地跑进来。

“大夫,赶紧看看,孩子有事没?”朱元璋焦急地说。

大夫坐下来,稍稍定定神,开始诊脉,屋内顿时鸦雀无声。

“大帅,夫人小产了”,大夫诊完买说,“老朽这就开药,给夫人调养身体”。

“什么?!”朱元璋厉声问道,大夫吓得一哆嗦。

“重八,先让大夫开药”,秀英温柔地说,她担心丈夫一时难过,迁怒到大夫身上。

大夫开好药房,又嘱咐了几句,方才离去。

朱元璋的心疼得不行,既心疼孩子,也心疼秀英妹子。

大夫一再叮嘱要注意休息,朱元璋也不敢多问,连忙哄着秀英服药后睡下,他想多陪一会儿妻子,坐在床边拿起本书看。

可是木晴在门口轻声叫他出去。

“怎么了?”朱元璋问。

木晴、木月姐妹俩是成亲后不久秀英收养的孤儿。

“姑爷,那个小脚女的是谁?”木晴问,显然,她们见到了恬儿。

“你不用管了,咱自己和夫人说”,朱元璋答道,他想等秀英妹子的身子好些再说这事儿。

“夫人已经看见了”,木晴小声提醒道。

“知道了”,朱元璋说着想回屋,刚抬腿又停下来问:“夫人说什么了?”

“夫人当时肚子疼,没顾上问”,木晴答道,紧接着又说:“不过,夫人肯定知道了”。

以秀英的聪慧,这件事满是瞒不住地,朱元璋心想,再说他也没想瞒,他不想夫妻之间出现隔阂。既然娶了秀英,那就得一心一意地待她。

晚上,秀英醒来,见丈夫在书桌前读书,轻声唤道:“重八”。

“妹子,终于醒了”,朱元璋连忙放下书本,走过来。

秀英虚弱地笑了笑,朱元璋赶紧出去拿吃的,喂秀英吃了一大碗小米粥。

“重八,孩子没了”,秀英想起孩子,眼泪不由得扑簌往下掉。

“妹子,养好身子,以后咱们多生几个”,朱元璋安慰着妻子,他心里也难受,可是他也知道难受没用,日子还得过下去。

“那个裹了脚的姑娘是谁?”秀英问道。

“妹子,你听咱说”,朱元璋慌忙解释,“恬儿是个苦命人,她没被的亲人了,她爷爷去世的时候把她托付给咱,咱没对她动歪心思,咱没碰人家,咱只是想让她安心地住下来,有个地方容身,咱没想纳妾”。

秀英明白了,丈夫只是想做一件善事,想救人,却用了最笨的方法,让众人都以为恬儿是他的小妾。

古代男子三妻四妾,秀英不是不能接受,只是得说得明明白白地,那么多弟兄看着呢,稀里糊涂地怎么行?让弟兄们怎么看?

丈夫既然做了这样的蠢事,她得接受和认可,不能和丈夫争吵,家和万事兴,可是以后纳妾得约法三章。

“重八,既然兄弟们都知道了恬儿是你的妾室,她以后也很难再嫁给别人,咱能接受她留在这个家”,秀英说道。

听见妻子这么说,朱元璋既感动又羞愧自责,不知道如何表达对妻子的感激,只是我着秀英的手,不住地说:“妹子,妹子”。

“可是,重八,无规距不成方圆,她得守规距,而且你以后再纳妾,得先告诉咱,咱同意了,才能进门,否则只能养在外面”,秀英的语调虽然温柔,却有着不容置疑地坚定。

“好,好,都听妹子的”,朱元璋满口答应。

“重八,你知道咱为啥大老远来找你?”秀英歇了片刻,又开口说,边说边叹气:“你走后没多久,彭大、赵均用、孙德崖边带兵攻下了盱眙、泗州,他们把义父也挟持到了泗州,接下来他们肯定打你的主意,得小心提防他们”。

“妹子,咱知道了”,朱元璋听后面色沉重起来,他早料到赵均用、孙德崖必然有所动作,所以一直派人暗中盯着,只是没想到郭子兴遭到挟持。

第二天早晨,朱元璋便收到赵均用的信,让他去守盱眙。

在议事厅内,徐达先站起身道:“哥,别听他的,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”。

冯国用拱手道:“上位,咱们留在滁州,他们必然有所忌惮,不敢对郭大帅轻举妄动,一旦咱们去了盱眙,便会陷于被动,而且也会让将士们误以为咱们是赵均用的属下,得听命于他”。

汤和听到这儿,压抑不住急脾气,“他想得倒美,上位,咱不去”。

李善长也站出来,“上位,大家说得有道理,赵均用、孙德崖有意加害咱们,不得不防啊”。

见大家众口一词,齐心协力出主意、想办法,朱元璋内心动容,“咱们肯定不能中计上当,不过,也没必要把关系弄僵,毕竟郭大帅在他们手里,善长,写封信给赵均用,语气要委婉”。

“遵命”,李善长答道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